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女性

情爱精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1月02日  

2010-11-02 21:5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、吴越之战

    周立国后,传到历王,国力逐渐衰退,北方异族——犬戎入侵时,已无力反击。周平王只好从长安东迁到洛阳。周王无法确实控制诸侯,中国从此进入诸侯争霸的局面。这段时期,依孔子编纂的《春秋》而称为“春秋时代”。有关春秋时代种种事迹,请阅本宝库中孙铁刚教授所撰《左转》,本书只取春秋未期,“吴越之战”加以叙述。

    吴国和越国位于长江下游,到春秋未逐渐发展,开始逐鹿中原。但是,这两个同在长江下游的国家,彼此相争甚烈,仇恨也很深,由此展开了徇烂的历史绘卷。在这两国之争中,吴的伍子胥和越的范蠡都表现了相当的个性。伍子胥热情执着,范蠡冷静而善于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伍子胥离开楚国

    春秋末期,楚国人伍员,父亲名叫伍奢,还有一个名叫伍尚的哥哥。先祖伍举曾出仕楚庄王,以敢直接指出庄王的错失闻名于楚国。从此,伍家便成为楚国著名的家族。

    伍子胥在楚国的时候,正是楚庄王五世孙平王当政的时期。平王的太子叫建。子胥的父亲伍奢是太子的老师——太傅,少傅则由费无忌担任,可是,费无忌对太子并不忠心,一心只为自己的前途打算,想尽量讨取平王的欢心。平王派他到秦国替太子迎亲。费无忌到秦国看到秦国的公主长得很美,便立刻策马回国,向平王报告说;

    “秦国的公主长得非常美丽,何不自己娶为妃子,然后再替太子另娶其他女人呢?”

    平王听了虽然有点踌躇,但禁不住费无忌的游说,终于同意把秦国公主娶过来,一看果然非常漂亮,心里非常高兴,因此不跟其他妻子接近,只宠爱这个秦国公主。

    平王和秦国公主生了一个儿子,名叫轸。费无忌也因此更得平王的宠信,但是他跟太子的关系却逐渐趋于冷淡。一天,费无忌内心寻思。

    “现在跟国王的关系虽然越来越亲密,可是人总会死的,如果国王死了,太子建便顺理成章继任为国王。太子一旦继位,一定会杀我,非赶快把他除掉,实在不能安心。”

    费无忌越是想越心虚,便利用自己得宠,尽力在平王的面前毁谤太子建。平王听久了,也开始怀疑,慢慢疏离太子,让他到城父这个边界地方,担当守城之责。

    费无忌还不肯放松,不停地在平王的面前说太子的坏话;

   “自从大王娶了秦国公主以后,太子不时抱怨,可能有不利大王的事情发生,大王不鞥不有所防备。太子到城父后,不仅有军队,还常跟诸侯来往,想必不久就会兴兵作乱。”

    平王把太子太傅伍奢叫来,详细询问他情形。伍奢知道费无忌在平王面前说太子坏话,便义正辞言地说;

    “大王为什么不肯相信自己的骨肉,偏偏要相信别人的话呢?”

费无忌说:“如果不先发制人,太子一旦起兵侵入都城,大王的生命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 平王一听到生命危险,就激动起来,再也不去详细调查,立刻生气地把伍奢囚禁起来,并且命令城父司马奋扬去杀太子。

    奋扬虽然接下了命令,但不忍心杀害太子,便遣人走捷径告诉太子建:

   “现在,大王正遣奋扬来杀太子,太子若不快逃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 奋扬抵达城父时,太子已逃到宋国去了。

    费无忌趁平王派人去杀太子建的时候,想更进一步铲除异己,巩固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 “太子的心腹伍奢,现在已被囚禁,但他有两个儿子,都已聪明贤能闻名于世,如果不把他们杀掉,恐怕对楚不利。现在可以以他们的父亲做人质,把他们叫来杀掉。”

    “说的不错,就以伍奢为人质,按计而行。”

    平王派遣使者到牢里,见伍奢说:

    “快把你的两个儿子叫来,他们如果来了,饶你一命,要不肯来,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 “老大啊尚为人忠厚孝顺,我叫他来,他一定回来。老二阿员为人刚强,为了完成大事,他可以忍受一般人所不能忍的小节,而且让知道来了一定会被杀,无论如何也不回来。”伍奢早已料到费无忌的阴谋,不肯把儿子叫来。

    使者把伍奢的这一席话向平王报告后,平王内心更加不安,派人到伍尚和伍子胥那儿传话说:

    “你们立刻就来,来了就释放你们的父亲,不来马上把他杀了。”

    伍尚果然像他父亲说那样,立刻想来见平王。伍子胥却摇头说道:

   “国王召我们去,是怕我们逃脱之后,将来为害楚国,根本不可能因为我们去就释放父亲。他故意以父亲为人质召我们去,我们去一定跟父亲一道被杀,对父亲又有什么好处?不如逃到外国,借外国的兵力来替父亲报仇,现在去跟父亲一道被杀,最蠢不过了。”伍尚却回道:

    “我知道去了并不能保全父亲的性命。可是,国王既然说去了可以保全父亲,如果为了自己而不去,以后又报不了仇,那是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?”

    伍尚顿了一下,又说:

    “这样好啦,你逃到外国去,将来好替父亲报仇,我嘛,我已经决心跟父亲一起就死。”

    于是,伍尚从容就缚。伍子胥逃走,使者赶来要逮捕他。伍子胥毫不客气地引弓对着使者,怒目相视:

    “你们再追过来,我可不客气罗!”

    使者吓得连连后退,不敢再接近,伍子胥趁机逃到了太子建所在的宋国。

伍奢听说儿子伍子胥已经逃走,叹息说道:

    “阿员既已逃走,将来楚国君臣都要遭到遇兵祸了。国王和费无忌都不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 伍尚到了都城,与父亲伍奢一起被杀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伍子胥到了宋国之后不久,就遇到宋国内乱。伍子胥又与太子建一齐逃到郑国,郑国对他们相当礼遇,但郑国毕竟是弱小国家,不愿意与楚国为敌。

    太子建到晋,晋要他回郑做内应,答应晋灭郑后,把郑封给太子建。太子建回到郑国。不幸做内应的消息被郑国知道了。太子建被杀,伍子胥带着建的儿子匆忙逃亡,想逃奔长江下游的吴国。后面追兵追得很急,千辛万苦才到了吴楚交界的昭关。昭关的衙役要逮捕伍子胥等,伍子胥用计骗过衙役,折回原路,往东步行,到长江边,后面仍有追兵。他看到长江江面上有一艘小渔船,船上有个渔夫正划着桨。

    “渔父!渔父!请把船划过来,载我过去。”伍子胥焦急地呼唤。

    渔夫闻声往伍子胥这边张望,见伍子胥带着一个孩子正张皇失措,后面的追兵越赶越近。渔夫把船划过来:

    “快上船!”

    渔夫把船划到江上,追兵到啦岸边,高喊:

    “喂,把船划回来。”

    渔夫充耳不闻。渡过了长江,伍子胥解下身上所佩的宝剑:

    “这把宝剑,价值抵得上百金,送您为礼,请笑纳!”

    渔夫笑着说道:

    “我知道你是伍子胥。楚国以颁下命令,逮捕伍子胥的人,可得米五万石,并可得执圭的爵位。我助你难道是为了这把价值百金的剑吗?”

    渔夫无论如何不肯接受,伍子胥很感动地跟渔夫道别。可是,伍子胥命运多舛,还没有走到吴都,就病倒了。旅费也花光了,只好一路行乞,好不容易才到了吴都。

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国王位之争

    伍子胥到吴做公子光的客卿时,正是吴王僚在位已五年的时候,关于吴王僚继位为吴王这件事,在此要先说一说。

    吴本来是周文王的伯父泰伯所建的国家,从太伯到吴王寿梦共十九世。这时候,吴的领土已确定,大致在现在江苏省南半部和浙江省北半部一带地区。

吴王寿梦有四个儿子,长子是诸樊,次子是余祭,三子是余眛,老幺是季礼。季礼为人聪明,哥哥们也都疼爱他。寿梦想立季礼为继承人,季礼认为这样不和传统的继承法,不肯答应。寿梦不得已才立长子诸樊为继承人。寿梦去世后,由诸樊继立。诸樊因为父亲的遗志,想让位给季礼,季礼坚决不答应,甚至弃家到乡间居住,耕种为生。

    诸樊认为直接传位给季礼,季礼一定不会接受,如果采取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法,最后一定可以达到父亲的遗志,传位给季礼。因此,诸樊临死时,遗命把王位传给大弟余祭。余祭死,传位给三弟余眛。余眛去世想传位给季礼,季礼不肯接受,逃亡而去,吴人说;

    “先王遗命,兄弟相继为王。现在应该轮到季礼,季礼不肯答应,弃王位而逃。国内不能一天没有国王,应恢复以前的继位方式,由王余眛的儿子继任为王。”

     国王既然这么说,余眛死后,自然由儿子瞭继位为王。这时候,诸樊的儿子公子光非常不满。他认为父亲把王位传给弟弟,不传给儿子,目的是想把主位传给叔叔季礼,季礼不肯继位,就该传给我公子光,不该传给其他人。因而公子光暗中结交了许多勇士和贤人,意图刺杀僚王以自代。

    公子光有异志,在军功上也力求表现,一方面想借此获得吴人的欢迎,一方面也想乘机扩大势力。因此,吴楚发生边界纠纷时,公子光受命率军攻楚,占领了楚地钟离和居巢,班师回国。伍子胥趁机谒见王僚,说;

    “由这次边界纠纷,可以知道楚的势力已大不如前,可趁这次战胜的余威,继续攻楚。楚必可轻易占领;请再度遣公子光伐楚。”

     伍子胥的复仇意志虽然高燃,但他的分析并非没有道理。公子光听了却反对:“伍子胥因为父亲和哥哥被楚王杀害,对楚的仇恨非常深。他劝吴伐楚,是为替自己报楚仇,并不是因为吴国力足以破楚。以目前的情形来看,破楚的时机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 伍子胥知道公子光的说辞后,非常惊异。觉得自己的意见并非只是基于复仇意志,事实上楚国的国力确实已大不如前,“公子光为什么会这样说你?其中一定有道理。”伍子胥独自寻思。再从眼前吴国王室的情形分析,终于豁然了悟。公子光必有异志,而其成功的可能似乎也相当大。于是,他把复仇的愿望寄托在公子光身上。既然公子光是自己的希望之所奇,唯一的办法就是帮助他早日完成大事。

    伍子胥下定决心后,专心寻找可以帮助公子光的人物,终于找到了勇士专诸,把它推荐给公子光,自己则离开都城,到乡间从事农耕生活,以等待专诸举事。

    过了四年,与伍子胥有杀父之仇的楚平王去世。楚平王与秦国公主所生的儿子轸继立王位,既是楚昭王。

    吴王僚利用楚国王位交替之际,派遣自己的两个弟弟盖余和烛庸率军攻打楚国,想不到吴军却遭到楚军猛烈的攻击,还切断了吴军的归路,盖余和烛庸陷身敌国,无法回吴。公子光知道这消息后,把专诸叫来,说出自己的心意;

    “这个机会不可失去。你知道,吴的王位本来应该由我继承,现在正是我夺回王位的时候。”

    自伍子胥把自己推荐给公子光,而公子光又对自己优遇有加之后,专诸早已知道公子光的用意。

    “对,现在是可刺杀僚王。僚王所依的两个弟弟困在楚国,而国内又无独当一面的人,正是大好机会。只是……..”专诸顿了一下。

    “你直说好了,有什么为难吗?”公子光说。

    “那倒没什么,只是在下还有老母在堂,儿子又年幼,敢烦多加照应。”

    “没问题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往后的事情,我一肩承担。”

    “谢谢,这样我就无后顾之忧了。”

    两人商量发动政变的方式,终于把场所确定在公子光府中。

    在四月某一天,公子光邀请王僚来参加宴会。公子光预先在地下室埋伏了武装勇士,以备专诸事成后可以迅速出来压制抵抗的王军。

    但是,王僚也丝毫不敢放松戒备。宴会当天,从王宫到公子光的府邸的路上都布满了军队。从大门到入口的阶梯,甚至到大厅的走廊,两旁都排列着王僚的亲信,拿着明晃晃两刃刀剑。王僚从刀丛中直抵宴会席上。

    宴会进行到酒酣耳熟的时候,公子光佯装脚痛,请求王僚允许他暂时离席。离开后,公子光直接到了地下室。这时候,专诸扮成待者,端着一盘大鱼恭恭敬敬走到王僚面前,把鱼放在桌上,立刻伸手进鱼肚,取出匕首,直刺王僚胸部,王僚立刻就被杀死。

    原来,专诸知道国王警卫深严,绝对没有办法带着武器接近国王,所以预先把匕首藏在菜肴的大鱼肚子里,在扮成待者摸样把鱼端出来。王僚这方面也千万没想到鱼腹中会藏着一把刀,而待者竟然不是一般待者。只因这一点点疏忽,王僚的性命就不保了。

    王僚被刺后,左右亲信立刻拔剑杀了专诸。大厅乱成一片,公子光率领埋伏的武装勇士攻击王僚的部属,全部加以消灭。公子光的政变终于大告成功。公子光自立为王,就是武王阖闾。

    阖闾入先前的约定,封专诸的儿子为上卿。困在楚国的烛庸和盖余,听说公子光刺杀了王僚,自立为王,率领全军降楚,楚也赐给他们领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